365bet新网址
 
 

教育时评:厌学的板子究竟该落在谁的头上?

各地动态 2016-09-28 

 

  前不久《中国青年报》教育圆桌版刊登了大学教师郁明的《请中学老师别再说“上了大学就轻松了”》文章,批评当前一些中学教师和家长以“上了大学就轻松了”来误导学生,导致学生进入大学后,不再刻苦上进,荒废了学业。而后另一位大学教师单建华的《“上了大学就轻松了”究竟怨谁》一文,则认为中学老师那句“上了大学就轻松了”对大学生有影响,但不至于那么大。在升入大学后,出现贪图轻松享受的现象,“究其原因,还是大学评价管理体制出了问题”。

  从一名中学教师的眼光来看,笔者认为,郁老师的文章有归因错误之嫌。应该承认,的确有中学教师,也有家长曾经以“上了大学就轻松了”的说辞来教导学生,但这样的教导,发生在N年前了。如今,中学老师见多了自己所教的学生大学毕业后,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蜗居在家而不敢出门的境遇,还会说出“上了大学就轻松了”这样的话吗?即使高中老师这样说了,现在的高中学生不是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天地里,会相信这句话吗?而单建华老师的文章所持的观点,有一定的道理,但对大学存在的问题缺少正视,有避重就轻之嫌。

  当前,中学教育必须改革,已经达成共识;改革呼声也很大,口号已经从素质教育推进到核心素养的养成了。理想很丰满,现实依然很骨干,改革进展十分缓慢,落后的教育理念、粗放型的管理手段,浓厚的应试氛围,大行其道。

 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《小别离》生动演绎了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:面对孩子和教育,全社会陷入窘境之中,似乎人人得了焦虑症。刚刚在说“分分分,学生的命根”,眨眼间,分数已经演化为家长、学校、社会的命根子。教育日益成为高投入、高风险的行业。当下的学生成为活得最苦、最累的群体,他们失去探究的热情,校园弥漫着厌学的情绪。当许多中学生升入大学后,没有了教师和父母的严格监管,进入宽松的校园环境,缺少进取之心,成绩退步成为必然。

  同样,就大学而言,除了单建华老师所言,要改革学业评价体系之外,还有许多方面需要改进。大学应该眼睛向内、向下,切实承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。

  很多高中生在升入大学后的第一学期寒假,都去看望高中老师。当笔者和同事问起大学校园的学习生活时,不满与失望的人很多。诸如有的老师上课不断接电话,对外的业务繁忙;有的老师上课放的PPT,不知是何年何月的;有的老师不认真备课,整堂课不知所云;有的老师考前画一些重点,让你背背;甚至有的老师对有的学生有意“放水”;有时想见一见老师,做一点交流都十分困难。这些现象,或许不能代表大学全貌,但我们的大学,如果对这些现象视而不见,放任不管,你能指望大学校园有好的学风吗?

  因此,暴露在大学生身上的问题,实际上是当前教育中存在问题的一个缩影。在基础教育阶段,需要走出分数的桎梏,实现价值的回归。杭二中校长叶翠微曾说:“不急于把学生‘变现’,这是我们的天德。基础教育不是一个‘变现’的阶段,而是一个‘储值’的阶段。”叶翠微提出:高中3年,要扎扎实实地给学生打好三个基础:一是身体基础,健康第一;二是品德基础,做人要宽容、阳光、向上;三是学习基础,知识要扎实,思维要敏捷。

  同样,我们的大学也需要转身。爱因斯坦有句名言,学校应该永远以此为目标:学生离开学校时,是一个和谐的人,而不是一个专家,更不能成为一只受过很好训练的狗。对此,笔者认为,我们的大学要进一步凝聚共识,推动教改,回归以学生为中心的发展路径;落实教授治校方略,引导教授回归讲台,让他们安心姓教,而不是姓钱;以能力为导向,改革课堂和教材,优化考试考核的方式;强化过程管理,告别严进宽出、人人毕业的制度。

  教育的积弊之深,改造绝非一日之功。有位学者曾经指出,教育是一项“极其危险”的事业。因为我们所做的工作,“是对我们这个国家、我们这个民族未来十年、二十年的那些成人的表情的塑造”。当有一天“小学生探究忙,中学生解题忙,大学生休闲忙”的扭曲现象成为历史,我们教育才迎来希望。

摘自: 中国青年报


  • 上条报道:关注学龄前扶贫:早干预,阻断贫困传下去
  • 下条报道:已经没有了


  • 国际信息化人才培训管理中心
   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培训中心信息化培训项目合作机构
    联系人:王主任 联系电话:010-62265952 qq;330759495
    地址(add):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中心 邮编(P.C.):100088
    E-mail:citmc@vip.163.com
    京公网安备:11010802015212号
    京ICP备:05001075号
    北京中教天地